我的一位朋友教我的事

那是他最後一次跟我說的一句話,

「我的生命應該是氣泡水吧!
有了氣,還是一樣是白水,什麼都沒有。」



走上身心靈這條路,一開始只是為了解決自己的問題和好奇。
好奇自己的生命課題什麼時候才能解開?
什麼時候可以幸福快樂?
解決一個挑戰還有另一個挑戰,
算牌算的很準,所以同學們的掌聲很棒,
業績做得很好,所以老闆和同事都很疼我,
愛情沒有以為的這麼夢幻,人生到底要追尋什麼?

總總的問題,都關於我自己,都與我有關。

直到那天,我又是因為自己的目標,
去找尋那個曾經說想找我聊聊的朋友。

其實我不完全是想找他的,只是想找個人打發自己的時間。
臨時約了他,他說好。

到了他家,他是和大學同學一起合租公寓。
我們因為以前常一起喝酒耍廢,
所以整個公寓的人都認識我。
我們在客廳開啟話題,
還有其中一個朋友不小心煮了過期的印度泡麵給我吃。


大家酒後五分醉,分別聊了自己的感情狀態,
我笑著形容我曖昧中的男生很可愛,大家都說很噁心。
接著我們提到了他,他遲遲還沒出現,不知道在房間幹啥?

『妳剛剛跟他約,他說他在家嗎?』

「對啊!他說我直接來就好~你們不是有叫他?」

『是大胖叫他的嗎?他在幹嘛啊?欸~~』

『我哪有叫他,是你們說他等等就出來了!』

「阿他幹嘛不出來?找我來聊天還不出來喔!欸~氣泡水!」

『他要找妳聊分手的事哦?!』

「不知道椰,他又分手了喔?!」

『對啊,而且工作也剛辭職,心情很糟的感覺!』

「真的假的啊!?該不會在裡面哭吧?」

『我們這麼吵,他一個人在裡面哭太不夠意思了吧!』

約有10秒的時間,大家不發一語,
空氣沈重的讓我的心很慌。
其中一位朋友小小聲聲的說

『剛剛完全沒聽到他房間的聲音…』

心急如牡羊的我,馬上站起來,
衝到他的房門,準備直接打開房門。

房門卻鎖住了,我輕輕地敲門,大聲地呼喚他的本名

『誰有鑰匙啊?!』

『馬的有鑰匙嗎?』

『叫房東嗎?』

『靠!先報警啦!』

『這可以報警嗎?』

『馬的XXX開門喔!』某位朋友用力地敲打門


而在大家千方百計把門打開的那一刻,

他直挺挺用皮帶垂釣在窗邊的身體

一隻腳還穿著襪子。






一個月後,他出院了,
我已經沒辦法再用一般朋友的角度和他說話。

甚至想到他都非常恐懼,
這個恐懼現在想起來是屬於自己的罪惡感,

為什麼我可以這麼漠不關心自己的朋友?
喔不!是虛偽的假裝關心,但其實一點也不在意對方….

對我內心最大的衝擊,他讓我看到過度追求外在自我
是怎麼用自己的敷衍糟蹋我的專業讓生命的求救輕易忽略。


半年後,他還是走了,再次自殺,這次使用的是安眠藥。
憂鬱症還是把他帶走了,
他最後一次和我說話,他說:

『我的生命應該是氣泡水吧!
有了氣,還是一樣是白水,什麼都沒有。』


他用他的生命教會我珍惜,教會我:愛要先用在自己周遭
讓我開始反省自己身為心理系又學這麼多心靈課程
我只想到自己,還會想到什麼?

他讓我學習到,在我眼前的是一個生命、
一個渴望活下來卻被禁錮的靈魂、
一個嚮往自由但走不出枷鎖的存在。

至今我被陌生詢問搞得我很沒耐心時,我都會想到他。




嘿!氣泡水,9年了,你在天上過得好嗎?
我畫了這個作品想到了你,我果然走上你說的
聽別人說說話弄哭別人以後有錢拿的工作。

一定是你保佑我的吧!🙂
請放心,我現在很幸福、一切都很好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