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是我想放手了

雅雅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是一個很害羞、比較沒有自信心的女生。和男友從高中就在一起來,熬過大學四年的遠距離和男友當兵。長跑10年的感情在這一年即將走路婚姻階段,雅雅的內心卻陷入了比過去更掙扎的狀態中。

雅雅說,他因為要和男友邁入婚姻,開始心裡有一連串的疑問。「我真的要跟這個人在一起一輩子嗎?」「我真的愛他嗎?」「我們真的適合嗎?」雅雅針對這些問題,心裡也越來越混亂、焦慮,她覺得結婚的正式感,讓她慢慢看清楚這段感情,也越來越模糊自己真實的想法。

在催眠的過程中,催眠師要能平衡的掌握個案的肢體語言和訊息。在雅雅第二次調頻時,我們進行了清醒催眠。在他身體和感知漸漸放鬆後,我們開始直搗她面對婚姻的焦慮。

「你覺得婚姻為什麼對你來說特別?」

「為什麼開始覺得自己不愛他?他有做了什麼事情嗎?」

「愛對你而言是什麼樣的感覺?」

「你想要的婚姻和家庭是什麼樣子的?」

清醒催眠在近代最常被使用在諮詢的過程裡,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藉由傳統催眠的方式進入到催眠的幻視或是解離狀態。像我自己本身在學催眠時,歷經了3個老師,我也從來都沒有看到任何關於我的前世畫面。


清醒催眠的宗師:艾瑞克森大師被推從至今,有他的道理和實用性。我個人也是習慣用清醒催眠多於傳統催眠。(傳統催眠要設計催眠劇本啊,我懶惰。)好處是被催眠者可以在清醒的狀態下,自己去發現、自己去體驗到,內心身處的狀態。多半催眠者在清醒催眠後,對於催眠的感受是非常特別的:

「感覺自己好想身體輕飄飄的」

「覺得自己好像睡了一覺」

「覺得自己竟然可以講出從來沒跟別人說的秘密」

「覺得好像什麼改變了,但又很難形容」

有的催眠個案會情緒線崩解,發現童年創傷,大哭不止。哭完之後,覺得自己脫胎換骨。有的催眠個案會理解到自己過去思考迴路的矛盾,忽然茅塞頓開,徹底改變自己的信念和行為模式。

清醒催眠雖然不像傳統催眠去看前世今生、去觀元神宮、去擁抱自己的內在小孩等…這麼讓人感到特別和印象深刻。清醒催眠很多時候就很像一般的聊天,但在聊天的過程中,就被催眠師帶領到催眠狀態了!


在雅雅的催眠過程中,我們一起發現了他對男友的種種不滿是因為和男友在一起以來,雅雅的自我價值一直被附屬在男友身上:「XX的女友」。讓能力及外表也不錯的雅雅,漸漸的對自己的特質和獨立性越來越少。但是他的內心卻還是很想要活出自己的美麗!

雅雅也發現,自己其實一點也不想走入婚姻。雅雅的父母在他小時候離婚,在認識男友之後,他理所當然的覺得,男友是可以填補他對於完整家庭的遺憾。但是在交往這麼多年的時間,雅雅發現男友家庭的成員及互動,對他而言並不是他想要的那種小家庭的親近及甜蜜。男友家是個大家族,雖然長輩總說雅雅是長孫媳婦很期待她加入,但這幾年累積的言詞卻讓雅雅覺得嫁人後就要變成「某某家的媳婦」更讓他感到不安。

最後是雅雅對於男友長期隱忍的狀態,讓雅雅的情緒崩解。雅雅說他一直不敢面對和說出口,他和男友在性事上的衝突。雅雅對於這件事情是有恐懼的,但雅雅的男友從一開始的半強迫到後面已經不再強迫雅雅,但是都會去其他環境“釋放壓力”,這種狀態讓雅雅長期累積:「好像是我的錯」的自我批評,漸漸的這段感情的延續,變成一種責任、一種習慣。

「原來…我一直以為這段感情是我不願放手,才堅持到現在。但其實,我早就想離開了,只是我自己不願意面對而已!」

最後雅雅和男友分手,如他所說的,男友其實也鬆了一口氣。他們兩分手後也更能理解彼此這幾年的不快樂,給予彼此祝福。最後一次和雅雅調頻時,雅雅跟我說「我還是很感謝我的青春十幾年是他陪我的!」我就明白,雅雅這次的選擇,是自願的,是感謝的,是高頻率且自在的。

十幾年的感情可以用美好的狀態放下的女人,

他所具備的特質和能力既美麗又灑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